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皮皮彩票app下载 > 草稿质量 > 正文

画家傅吉鸿:搜尽奇峰打草稿(组图)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4-19

  论及当今川渝国画圈的新锐艺术家,今年39岁的傅吉鸿是一个无法绕过去的名字。近几年来,他的名字频频见诸于国内的各个大型美术展,其作品也屡获重量级大奖,去年,傅吉鸿参加了林泉雅风’第二届当代青年国画家学术提名展”、他的代表作《打柴沟》入邀“回响重庆美术六十年”展览;今年年初,他的《拉卜楞寺晨光》和《西行系列》双双入选“2014第六届黄桷坪新年艺术节”—“重庆市中国画学会第二届会员作品展”。

  不久前,傅吉鸿的个展“心印雅集傅吉鸿中国画作品展”又在书画重镇山东青州闪亮登场。作为一名专注山水画创作的学者型艺术家,傅吉鸿谦逊地说:“在中国画的道路上,我并不奢求究竟能有多大成就和无上境界,但山水必将伴我一路前行,我也必将执着问道求索于斯。”

  傅吉鸿今年39岁,这个年龄在国画界算是非常非常年轻,而如此年轻就取得不小的成就,其潜力不容小视。最近,傅吉鸿写了一篇《写在四十岁前》的自述文章,讲述了他是如何踏进艺术大门的。“小时候老师总爱问大家的理想是什么,而我那时的理想有三个:作家(或诗人)、画家、书法家。现在看来,应该勉强算是实现理想了—因为时常被很多人称作‘画家’—尽管我自己认为“人书未老”离成名成家还很遥远。但不管怎样,算是从事着画画的行当,且因为书画同源的缘故也写写字儿权当书法了。看得出来,我这三个理想是彼此有关联的,一方面说明我沉稳早熟的性格,从小就善于做深谋远虑的规划,而不是张口胡说的美梦;另外一方面,与我的成长环境有着莫大的关系。”

  “最终诱使我选择中国山水画这条道路的原初萌动应该是我孩提时所生活的自然乡村。”傅吉鸿说。出生于重庆万州的他坦言,常常庆幸生长在农村,使得自己能拥有一个美好而丰满的童年生活。“那是一段时刻能嗅闻到满坡麦芒的甜香,能听到蛙鸣、蝉声和蟋蟀叫,可以看到满眼深深浅浅的绿,感知到自然天籁,万物勃勃生长的永恒记忆。农村孩子不像城里小孩拥有新式的玩具,但他们自制玩具的行为,于今天看来,大多潜藏着艺术审美的培养。如用泥巴捏电视机,用胡豆角、红蛇果、蕨类植物做金鱼,用竹篾条和报纸糊风筝,用玉米杆搭建几层楼的风帆,偷了别人家的竹笋剥壳并逐层掏孔制成宝塔的形状……”

  傅吉鸿回忆:“我求艺的道路并不坎坷或曲折,更无其他艺术人物那样的传奇色彩。回到儿时的理想,倒确是兴趣爱好使然,那时既无老师,也无画册可供学习,好在院子里另有几个小孩都喜欢画画,倒也能相互砥砺。记得小时候父亲贴在一个衣柜门内侧的墨色梅花倒很是让我觉得清奇了很多年,或许那时就埋下了对水墨的景仰,那时也不知有宣纸这个东西,几毛钱买张‘单胶纸’就了不得了,也不管什么画种,有什么资料就照着描涂。后来听说有种画法叫素描,觉得很是高级,也跟着用铅笔在上面画。”他还说,现在想来,将素描作为造型考试的唯一标准,确是极待商榷的事,画画实是自由的表达,何需囿于形似。“舍吾国艺术之意象造型而就其形貌,去吾国艺术之笔精墨妙而就黑白块面?”

  依循自己的梦想,傅吉鸿大学的专业选择了美术教育。前两年国、油、版、雕、设计基础什么都学,三年级分科时他毫不犹豫选择了国画,少了其他同学的那份纠结,因为他清楚知道自己艺术情感表达需要的方式,无需指引,像小时候徜徉在田坝乡野一样,傅吉鸿重新投入了自然山水的怀抱。这期间,傅吉鸿在著名画家陈航的指导下临习了元人及明清人诸家山水,最喜黄公望的闲散,倪瓒的清寂和龚贤的朗润。本科毕业时,他被保送继续攻读陈航的山水画硕士研究生。

  硕士毕业后,傅吉鸿留校任教至今,他一方面进行艺术创作,另一方面也致力于山水画理论研究和教学,业精于勤的他在这两大领域取得的成绩斐然。2005年,傅吉鸿带学生至青城后山写生,后山林密沟深,清幽静谧,浓荫蔽日,杂木交互,苍藤纠缠,时有溪流蜿蜒隐现其间,云烟虚空断破于外,山水教学之树石云水之法,皆可一一得之。“我一面教学示范,一面自己深研树法,这一时期我多用线构和点斫,少大墨铺排,意在熟悉树之生长结构和组合关系。”

  清代国画大师石涛有言:“搜尽奇峰打草稿”,优秀的山水画家哪怕技法与天赋再高,也决不能在画室里闭门造车式的创作,采风写生是必须完成的功课,而傅吉鸿不仅常年游走于国内的名山大川,他也经常带学生外出写生。2010年,傅吉鸿带学生去黔江,他所创作的《武陵记游》系列作品是那段时期他的重要代表作品。《武陵记游》系列全三十余幅,皆写武陵山一带村野山居、暮云晓烟之景,此系列均为小尺幅水墨,因尺寸小,故用笔较为精细,勾、擦并用,皴、染交替,力求气局开阔。很多时候,在远山莽林中驻点采风是很艰辛的,那次去黔江画武陵山时的经历他至今记忆犹新。“所宿农家木板为床,四壁皆空,夜深被冷难耐,更兼老板吝惜,少有荤腥,后借宿香山寺五六日,每日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鸽群绕梁为伴,观云揽月为乐,虽斋食简出不觉其苦。自以为能得武陵山之形貌、气骨,势、质双畅,幅小而制大也。”

  注重写生的傅吉鸿的确是把大自然当成他最好的老师,他的写生作品分为三类,一以巴山蜀水为主要题材,如四姑娘山、缙云山、嘉陵江等等,以《武陵记游》为代表;二以北方风土人情为写生对象,以《走笔陕北》、《寄情甘南》系列为代表,他一改画南方风景的水墨淋漓之法,多用干笔重墨,更具北方山水的质朴粗粝、雄浑苍凉之气;三是以他最钟情的乡野小景做绘画主题,多取材于随处可见的平常风物和田园风光,各种山野场景、农舍院落、菜园水塘、田坎地坝乃至电杆公路,虽景物繁茂,粗服乱头,却杂而不越,格调清新,华滋秀润。

  在外界看来,傅吉鸿的山水画师于古而不拘泥于古,他作品中呈现出的风景总有一种气度非凡的力量,其笔墨语言老辣苍劲,很难相信会出自一个还未满40岁的画家。傅吉鸿的恩师陈航评价他:“灵秀、文气而富于艺术的才情,对美的事物有超于常人的敏感,这使得傅吉鸿的作品中总表现出一种‘天赋’,这对于一个从艺者无疑是首要的。”著名学者曹廷华也对傅吉鸿的山水画赞赏有加:“或写意,或工笔,或写意融入工笔,或山水兼及人物,少张扬夸饰,多内敛意蕴,少浓墨重彩,多隽秀精致,灵气暗涌而静气氤氲,故皆有摩挲把玩处,皆有赏心悦目处。”

  傅吉鸿擅长将现代笔墨抒情方式完全置身于中国传统笔墨的母体之中,他特别推崇元四家的笔墨精神,尤其是倪瓒崇尚的“逸笔草草,聊以写抒胸中之逸气耳”,这种情怀正好和傅吉鸿的艺术理念不谋而合。正如他所言:“我于绘画一道,遑论做到与否,为人为艺皆尚平实,喜静,喜净,重笔;笔求洒脱、厚拙,多中、侧锋并用,喜繁乱中理端序;丘壑经营多直取造化,少于构成形式、布置安排上着力;不喜粉本定稿于前,多随意生发,烂漫成蹊……”

  2002年5月作品《云壑流泉生悠音》参加“纪念《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线周年画展”;(中国美术家协会、重庆美术家协会)

  2002年6月作品《白露为霜黛翠冷》入选“新重庆·中国画展览”(重庆市政府)

  2003年9月作品《白夜图》入选“第二届中国美术金彩奖全国美术作品展”;(中国美术家协会)

  2004年5月作品《于以采蘋》获“2004年全国中国画展”优秀奖;(中国美术家协会)

  2004年9月作品《水土》获“2004年全国少数民族美术作品展”优秀奖;(民事委、文化部、中国美协)

  2005年10月作品《白岭》入选“庆祝亚太城市市长峰会。重庆市中国画展”

  2006年12月作品《后山清音》入选“庆祝重庆市直辖十周年。重庆市第二届中国画展”

  2007年11月作品《西狭颂》、《秋色浓抹淡点染》参加“2007年重庆立场—中国当代艺术大展”

  作品《龙窑镇》入选“庆祝建国60周年第四届重庆市美术作品展暨第十一届全国美展重庆市选送作品展”(重庆美术馆)

  2010年11月《天河潭记》入选鲁艺杯’全国师范院校教师美术作品展”(鲁迅美术学院)

  2011年6月《武陵记游》获“纪念中国成立九十周年重庆市美术作品展览”优秀奖(重庆美术馆)

  2012年5月《打柴沟》获“纪念《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线周年重庆市美术作品展览”优秀作品奖

  2014年《月湖翠色》参加“画坛掇英—重庆油画、中国画名家精品欣赏展”(重庆美术家协会、宝风艺术)

  2014年6月“画北京·园林写生”巡回展(中国国家画院、李可染画院)画家简介

  傅吉鸿,男,1975年生于重庆万州,西南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山水画硕士生导师,重庆市中国画学会秘书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2004年毕业于西南师范大学(现为西南大学)美术学院,获美术学硕士学位,导师陈航先生。2012至2013年中国艺术研究院访问学者,中国国家画院卢禹舜工作室画家。作品曾多次参加国家、省市级展览并获奖,并有学术论文及作品发表于《美术观察》《美术界》《美术大观》《艺术教育》《中国教育报》《文艺理论与批评》等学术期刊。曾参编:“21世纪中国高等院校美术与设计教育教材—中国画教程(山水画分册)”,出版有《当代实力派画家傅吉鸿作品集》、《蕉荫清风傅吉鸿山水画小品选》、《橘风傅吉鸿的山水画》等。

本文链接:http://thacba.net/caogaozhiliang/314.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